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院动态
杨光斌院长率团赴台出席第十四届“两岸和平研究”学术研讨会:“大国竞合下的亚太变迁与两岸关系”
来源:人大国关学

2018年12月22日,我院与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合作主办的第十四届“两岸和平研究”学术研讨会在政治大学国际会议厅举行。本届研讨会是政治大学东亚所五十周年所庆的压轴活动,加之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引发岛内政治格局发生巨大变化、中美关系持续紧张导致两岸局势前景堪忧等背景因素,使得本届研讨会受到台湾各界广泛关注。

blob.png

研讨会开幕式由政治大学东亚所所长王信贤教授主持,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邱稔壤教授与我院杨光斌院长分别致辞。杨院长在致辞中回顾了我院与东亚所合作主办“两岸和平研究”学术研讨会的缘起,他表示这一学术交流机制对于增进两岸之间的了解与互信,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具有弥足珍贵的意义,因此我们愿与东亚所一道把“两岸和平研究”这一品牌论坛继续办好,使之承载的促进两岸沟通与交流的使命持续发扬光大。

blob.png

随后,杨光斌院长代表我院与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签署了两院合作交流意向书,两院未来将在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深入的交流与合作。开幕式暨签约仪式后,研讨会进入正式的学术研讨环节,分为四个场次进行。


blob.png



场次一:两岸关系新局势

该场次以圆桌论坛的形式研讨两岸关系新局势,由政治大学名誉教授邱坤玄主持,我院时殷弘教授,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赵春山,台北论坛基金会董事长、政治大学名誉教授苏起,以及我院林红教授分别做主旨发言。

时殷弘教授首先回顾和剖析了1979年1月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政府“一个中国政策”的复杂的七项内涵,包括台湾地位未定、反对台海两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对台湾问题不能使用武力、赞许台湾民主化、不支持台湾独立等。过去40年里,随台湾问题风云、中美关系形势和美国对华政策目标的变动,包括上述内涵的美国政策有时较有利中国大陆的阻独等努力,有时则较助长台湾的渐进台独或永久分立倾向。当前,特朗普政府近乎全面加剧对华竞斗、施压和钳制,包括显著加强美台军事合作和对台湾的政治/外交支持,愈益迫近中国的核心利益底线,台湾民进党政府则与之相应,加剧着对大陆的敌对态势。在总的来说趋于更加紧张的台湾问题局势中,时殷弘教授认为各方须秉持审慎,减抑灾变性恶化的可能性。

blob.png

林红教授从发展观、政策理念以及政策实践三个层次解读了大陆为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建构的政策体系。她分析,在这种政策体系之下,两岸关系会出现三个新形势:一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民生意义进一步凸显,台湾某些政治人物所坚持的“没有‘九二共识’也能经济发展、可走出去”的主张已被九合一选举证明是走不通的;二是大陆对台政策表现出从容、渐进地推进和平统一的气度,融合发展是大陆从和平发展到和平统一的政策节点,这一节点融合了“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台湾问题的解决,大陆在保持发展势头的同时,会积极采取正确的政策措施做好对台工作;三是在两岸社会文化交流过程中,以青年为主体的新一代连锁社群在成长,目前人数虽不多但上升趋势很明显,影响也不断扩大,未来将来会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当中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


场次二:中国大陆内部情势发展



该场次由我院院长杨光斌教授主持,他与开南大学张执中副教授分别以《中国之治:坚持方向,混合至上——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国家治理之道》和《中共中央与省级纪检精英流动路径分析——14届至19届的观察》为题作主旨发言,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寇建文教授和我院周淑真教授为本场次的评论人。

blob.png

杨光斌教授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经验总结为“坚持方向,混合至上”。他指出,所谓坚持方向,就是固本革新,这是改革的起点,即1979年理论务虚会议上邓小平确立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改革开放之锚。在此基础上,政策都是混合型的,因为人的观念有左中右,利益分上中下,任何单一纯粹的意识形态或者政策都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必须是混合型的、即问题导向的务实。具体而言,在政体上,是民主集中制原则,是民主与集中的混合,这种混合型政治体现在各维度上:比如在中央-地方关系上,是政治单一制与经济联邦主义,这是集权与分权的混合;在政治与市场关系上,既有国家主导的发展型国家,又有市场决定的资源分配制度;在国家与社会关系上,实行分类控制,对有些领域的社会组织实行严控,而对大多数则实行登记制。中国政治发展正朝着“好政治”的标准前行,即民主--权威--法治的动态平衡。

周淑真教授在评论张执中副教授的论文《中共中央与省级纪检精英流动路径分析——14届至19届的观察》时就中共管党治党的核心问题指出,在中国共产党一党长期全面执政的情况下,执政党掌握着巨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力,如何保持中国共产党的清正廉洁,反对腐败,保持党的执政能力,党的纪律检查工作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纪检监察制度在国家政治制度中也有着重要的地位。中共中央从十四大到十九大是一个在改革开放的时代不断发展的过程,在管党治党问题的指导思想上也是不断发展的。十八大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力度深度和广度前所未有,在世界史和世界政党史上都是少见的,这几年党风政风社会风气有根本性的好转。周淑真教授强调,靠制度更有效地防治腐败,是中国共产党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依靠党内法规管党治党建设党,是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任务。


                    场次三:亚太区域变革I:大国关系与两岸关系

该场次由台湾“中研院”院士、政研所特聘研究员吴玉山教授主持,我院时殷弘教授、台湾大学张登及教授及我院王英津教授分别作了题为《全球巨变中的特朗普与中国》《北京的朝鲜半岛战略偏好与中美国际秩序竞争》《大陆融合发展政策的缘起、要义及相关阐释》的主旨发言。我院副院长方长平教授、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建民教授与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张五岳教授为该场次评论人。


时殷弘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全球治理和全球开明秩序正以一种急剧的方式面对严重危险,全球既有秩序已经或至少正在失去它的一个极重要条件:它在发达世界内的很大部分国内社会基础,甚或政治基础。既有的全球化要扬长弃短、改造更新,从而获得真正的可持续性,首先需要参照发达国家愈益增进的愤怒作适当的调整,以便争取它在这些国家内部恢复上述基础。这后一点,是中国多年来一直认识大为不足的。与此相关,在这首要大问题上,中国举措长久地过慢过微。在这种严峻形势下,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除坚决阻止和回击对中国核心利益的重要伤害外,首先要“保底”,在“保底”的前提下审慎地积极进取。必须将“维稳”直接应用到保护中国经济和金融,而且坚持当作一个时期内头号国务优先。今后一段时期的紧迫任务,可以说是用五六年时间实施新形态的“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即够大幅度的战略态势收缩和贸易调整奋进,以求在相当程度上使中国的对手回到被“动员”以前的较松垮状况。同样重要的是,加剧变更的世界政治经济开始至少隐约地透露出一种危险的“两分”可能性。中国必须尽最大努力争取减小甚至杜绝这可能性。

blob.png

王英津教授在发言中谈到,大陆推行融合发展政策的缘起和动因主要基于以下几点:一是在反思过去大陆对台工作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所作的调整;二是对从和平发展迈向和平统一道路的再探索;三是争取台湾民心工作平台的新拓展;四是从香港“一国两制”实践中所得到的反面启示。关于融合发展的要义,王英津教授认为,从性质上说,融合发展仍属于和平发展范畴,它是和平发展阶段的一部分,而非和平发展阶段之外的新阶段;从领域来说,融合主要是指经济社会的融合,而非政治法律的融合;从次序上说,先推动经济、社会领域的融合发展,后推动文化、思想、精神领域的融合;从时间上说,不仅在统一前推动两岸融合发展,在统一后仍要推动。

blob.png


方长平教授在评论张登及教授的论文《北京的朝鲜半岛战略偏好于中美国际秩序竞争》时指出,中国的朝鲜半岛战略偏好在现实层面是动态的,从结构现实主义理论出发推导出的中国朝鲜半岛战略偏好的优先次序可能并不定完全与现实吻合;第二,关于中美未来国际秩序竞争,中国应该关注制度和观念的建构上,而不是权力的竞争。方长平教授认为,联系到当前的国际环境,正是中国在坚持多边主义的原则,而美国正在弱化甚至退出二战后自己主导创立的多边制度。

blob.png


                        场次四:亚太区域变革II:区域和平与争端

该场次由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魏艾教授主持,来自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的三位东亚所所友康埈荣、李气虹和福田圆分别发言,我院副院长黄大慧教授、政治大学东亚所杨昊副教授和我院宋伟教授为本场次的评论人。

黄大慧教授在评论福田圆的论文《升温中的日中关系与日台关系》时指出,由于日美同盟的存在以及中日关系中几个核心问题尚未解决,虽然安倍访华带来中日关系升温的信号,但日本国民对华好感度仅在10%左右,没有明显变化,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对中日关系改善不应抱有过高的期待”。黄大慧教授认为,日台关系是从属于中日关系的,尽管蔡英文上台后日台之间互动频繁并逐步提升交往层级,但在中日关系回暖的背景下,未来一段时间的日台关系只能以小步提升的态势发展。当然,从长远看,仍然不能忽视台湾问题对中日关系发展的影响。

宋伟教授在评论康埈荣教授的论文《当代韩中关系:变与不变——韩中关系的特点及转折期的》时就朝鲜半岛局势指出,中韩两国在朝鲜半岛局势中都处于被动,但韩国自己的选择也很重要。萨德的部署确实损害了中韩关系,原因在于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是短波雷达,损害了中国中程导弹的战略威慑能力。北朝鲜并不可能真的使用核武器来对付韩国,朝鲜核问题的现实风险是核扩散和核泄漏的问题。美国军方一直希望部署萨德系统,但是朴槿惠政府抵制较长时间,最终因为国内压力而部署。因此,虽然能理解韩国社会担忧,但韩国是否还有其他选项?当前,美国希望北朝鲜先实现完全的无核化,再取消制裁,而北朝鲜希望分阶段的无核化,韩国将会如何选择?这是一个新的关键节点。

1546500166861.png

我院韩彩珍教授、孙龙副教授作为受邀学者也参加了本次研讨会以及其他学术访问活动,并就相关议题与两岸学者进行了深入交流。

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会议圆满结束。下届研讨会将由我院轮值在大陆举办。

“两岸和平研究”学术研讨会首创于2006年,是中国人民大学与台湾政治大学两校合作交流协议的具体内容之一,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与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共同举办,每年一次,在两岸轮流举行,迄今已成功举办14届。研讨会主题均是两岸关系中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每年根据当时两岸关系发展的实际情况来设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两岸和平研究”学术研讨会已经成为两岸学术和智库交流的重要平台和知名品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