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速递
全球化与民粹主义 | 比较国际政治经济圆桌会议第一期成功举办
来源:人大国关学

2019年4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主办的比较国际政治经济圆桌会议第一期——“全球化与民粹主义”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国际楼813会议室举行。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者就全球化与民粹主义的主题展开讨论。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学院田野教授在致辞中表示, 2016年以来,以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极右翼政党在欧洲多国选举取胜为主要标志,民粹主义成为世界政治中引人注目的经验现象。民粹主义者对全球化,对自由主义国际经济秩序的抗议和不满使学者们追问:民粹主义为什么反全球化?全球化如何塑造了民粹主义的支持基础?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比较国际政治经济圆桌会议第一期将推进对“全球化与民粹主义”这一问题的思考和探讨。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夏敏副教授主持第一个议题“全球化与民粹主义:比较研究”的讨论。

image.png

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谢韬教授提出,美国的国家认同经历了从“例外国家”向“民族国家”的转变。早期美国移民在种族上具有高度的同质性,形成了“大熔炉”之说。随着后期移民在种族、族群和宗教上的异质性日益凸显,美国开始强调基于自由、平等、个人权利、法治、民主、私有财产等“美国信念”而生成的国家认同,并试图将这一信念向世界推广。谢韬教授认为,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让美国的国家认同再次成为焦点,特朗普正在构建一个以种族和宗教为核心的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国际关系学院韩冬临副教授指出,对民粹主义的定义有价值观和工具性两种解释,他的研究则是从价值观的角度尝试对民粹主义进行测量并研究其发展趋势。目前,民粹主义的识别主要有两种途径,分别是专家打分和文本分析。根据罗德里克和古索等学者基于上述方法识别出的欧洲各国全部民粹主义政党,韩冬临副教授从政党数量、选举结果和政党支持度的变化角度对欧洲民粹主义发展趋势进行了研究,结论是2006年、2010年和2016年为欧洲民粹主义发展的重要节点。

image.png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周强助理教授探讨了在经济危机这一外生变量的作用下,经济不平等如何导致了一国威权式民粹主义的兴起。他假设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内部有三种主要群体——民众、经济精英、政治精英。资本民主联盟由民众和经济精英组成,他们之间存在让渡红利的经济妥协,而政治精英负责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转。当经济危机发生时,经济精英为了保持自己的资本民主红利不变,会剥夺本来要给予普通民众的红利,政治精英则看到了投机机会,尝试向民众提出颠覆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方案。当背叛成本不是灾难性的时候,普通民众会有背叛资本主义联盟的动机,从而观察到民众与政治精英的结合,出现威权式民粹主义。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林红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刘玮助理研究员高度评价三位发言人的研究成果,并与三位发言人就一些问题展开讨论。林红教授指出,对民粹主义的测量可以做得更细,因为民粹主义具有不同形态,包括思潮、运动和政党等,并且关注具体政党内部的变化。林红教授还认为应当探究民粹主义通常在经济危机的什么时点上发生,是在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期还是经济复苏时期发生。刘玮助理研究员则提出,理清民粹主义究竟是经济分配的产物还是国家认同的结果非常重要。特朗普当选是不是民族主义兴起的标志涉及到主体问题,底层白人也是低技术劳工,而后者属于经济全球化的受损者。三位发言人对上述问题分别作出回应。在其后的自由讨论阶段,其他与会者也与三位发言人就相关问题进行了交流。

image.png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刘旭讲师主持第二个议题“全球化与民粹主义:国别研究”的讨论。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学院田野教授着重介绍了全球化对法国区域分化的塑造,并由此解释了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的兴起。田野教授指出,全球化带来的法国产业结构变化使人力资本要素所有者和非熟练/半熟练劳动力分别集聚在不同大区、城市中心区和郊区、大都市和小城镇,外来人口涌入进一步加剧了全球化对法国非熟练/半熟练劳动力的冲击,使得东北部“铁锈带”和地中海沿岸、郊区地带以及小城镇居民成为国民阵线的坚定支持者。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唐虹副教授从回顾奥地利的发展历史入手来分析奥地利民粹主义兴起的根源。她指出,“排外”虽然是奥地利自由党政治主张的显著标识,但是它所挑战的是奥地利主流政党所把持的决策体制和社会运作模式。自由党所触发的全球化时代奥地利式捍卫“本土”的“乡愁”,不仅同步呼应了欧美其他国家民粹主义运动的主要诉求,同时延续了自哈布斯堡帝国解体以来纵向的历史记忆和叙事。

image.png

《经济与政治研究》副编审李存娜分析了意大利的混合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的兴起。李存娜指出,意大利长期存在上下对立的经济分野和内外对立的文化分野,五星运动则为原来的左右翼政党支持者提供了一个表达不满的渠道。为了调和内部的左右分歧,五星运动强调“超越”意识形态,通过互联网直接民主的供给,用技术手段来解决政治理念上的差异,从而把左右选民都聚拢在一起,然而,李存娜也指出,一旦互联网民主模式被主流政党效仿,五星运动可能面临危机。

image.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赵晨研究员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董昭华副教授对三位发言人的研究成果进行了评论。赵晨研究员延续了上一议题中关于“民粹主义的兴起根源究竟是分配不平衡还是认同危机”的讨论,指出需要重视身份政治与地理因素之间的关系,并提出区域分化背后可能还反映了代际分化的问题。董昭华副教授则举出日本的案例,提出探讨区域分化这一分析框在左翼民粹主义和其他国家的适用性问题,此外她认为需要解释为何双重冲击使意大利出现混合民粹主义而美国则是左和右两种民粹主义。其他与会者也提出了相关问题。三位发言人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回应。

image.png

image.png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国际关系学院李巍教授对本期圆桌会议进行总结。他回顾了各位学者的见解与思考,指出这次圆桌会议所具体的多元化和集中性特征,并对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的未来发展表达了期待。

image.png

据悉,中国人民大学比较国际政治经济研究所成立于2001年。该所旨在将国际政治经济学、比较政治经济学结合在一起,重点从事国际政治经济学、比较政治经济学理论及方法论的研究和相关实证研究,以实现校内外相关学科的跨学科交叉与融合,追赶国际学术前沿。

张倩雨 范尧天供稿;宋亦明供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