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速递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视频研讨会成功举办
来源:人大国关学

202136,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和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视频研讨会成功举办。这次会议将针对3月3日美国正式发布的《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方针》进行解读,对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的走向和影响进行初步研判。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十余位老师参加了会议并进行了主题发言。

image.png

与会专家合影

会议伊始,李巍教授对这次会议的背景进行了简要介绍。李巍表示,《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方针》是拜登上任不到两个月以来,首次综合性阐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文件,对于理解拜登政府的安全战略走向相当重要,两个研究中心共同认为有必要对此进行一次讨论。

随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方长平教授进行了会开场致辞,他首先肯定了美国研究中心和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中心在会议组织上的高效工作,对两个学术团队卓有成效的合作表示赞赏,并预祝这次会议能够圆满成功。

会议上半场主题为美国战略的政治经济背景,由左希迎副教授主持。

刁大明副教授从拜登政府提出《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方针》的国内环境、执政压力和政策动因三个方面进行发言。刁大明认为从拜登政府面临的国内环境而言,美国的国家困境已经积重难返、大选争议将继续产生负面影响、新冠疫情及其对经济的拖累仍将对美国产生长期影响。而拜登上台以来,民意表现相对平淡、与国会互动低效且遭遇较大掣肘、面临着拿出较好“百日执政”成绩单的压力,所以更有可能通过外交途径缓解国内压力。从出台这份指南的动因来看,刁大明认为提前出台过渡期版本,与拜登本人在外交事务更具经验,拜登政府“时不我待”急于兑现承诺、调整内外政策,民主党内部分歧继续协调等因素有关。同时,指南强调的内政与外交的联动与平衡具有一定理想主义倾向,实现起来挑战不小。

李庆四教授从价值观导向、外交理念等方面对这份报告进行了总结。李庆四认为,这份报告更加强调民主价值观,通过强化规则制度意识拴住盟友,高举民主大旗对抗中国。从外交理念而言,民主党这份报告表明拜登很大程度上将重新回归奥巴马时期民主党对华政策导向,并继承特朗普外交的有效成分。最后,李庆四对中美竞争的未来提出展望。他认为美国的制度优势已难以为继,尽管有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四国联盟、坐实印太计划,但其拉拢盟友的战略难有突破。

    李巍教授认为这份报告表明美国对华政策方向的辩论已经彻底结束,对中国“竞争对手”的定位已经在美国国内形成两党共识。李巍指出这份报告有四个强调重点:第一,强调保卫民主制度,并对中国浓墨重写,释放了明确的制度竞争的信号。第二,多次强调团盟友和伙伴网络,以共同应对美国的挑战。第三,这份国家安全报告中反复强调复兴美国的中产阶级,指出中产阶级是美国的基石,美国的外交要服务于普通阶层。第四,细致到经济领域,该报告认为美国民主应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实力基础上,其中着重强调技术竞争的兴起、加强在科学和技术领域中的投入、保卫美国的供应链安全。

许嫣然讲师着重从能源政策角度解读了报告。许嫣然认为在美国能源独立的背景下,拜登政府希望采取进步主义的政策,追求环境正义。但拜登政府在政策执行上面临激烈的国内博弈,其一,拜登希望借能源转型改造共和党的基本盘,但强调过渡期而不会寻求快速变革;其二,削减化石能源补贴等要求会成为两党的政策博弈焦点;其三,虽然民主党赢得执政权,共和党仍然有较大的政策制约能力;其四,美国的传统利益集团将可能对拜登的政策进行抵抗。许嫣然总结到,当今正在进入一个“新技术时代”,技术的革新将对石油行业兴衰起到决定作用。

刘露馨老师指出,与以往的国安战略方针相比,拜登政府的这份战略方针首次加入了联邦政府改革的内容,有效仿进步主义时期美国行政体系改革的意味。具体来看,美国政府希望通过雇佣经济发展和安全领域的专家、利用社会资源吸引市场上的人才、建立新的决策机制等措施打造具有实践经验的政府专业团队,增强政府的行政能力。在经济安全领域,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已对5个联邦机构进行了改革,包括提高总统科技顾问和国防部产业政策办公室负责人的官职级别;增加小企业管理委员会贷款份额;为商务部的工业与安全局任命新长官;增加外国投资委员会的人员配备、预算及审查范围。刘露馨认为拜登政府意识到,为了应对与中国的长期经贸与科技竞争,必须进行政府机构改革,通过提高国家能力来应对外部挑战。因此,这一点不仅是美国国安战略的一个新方面,也是我们在美国研究领域要持续关注的一点。

会议的下半场主题为美国的外交与安全战略,由刁大明主持。

    时殷弘教授为会议专门准备了书面发言。时殷弘认为,拜登政府上台后对中国政府对美放话中的“软成分”不予理睬,倾向于先说服国会同盟、迁就欧洲大陆盟国并在行政当局内部协调对华政策。而针对中国释放的“硬成分”毫无战略耐心,对华态度日益强势,在审视中国的军事安全威胁、协调中美贸易纠纷、中国涉疆问题等方面态度趋于强硬。从中长期而言,时殷弘认为中美在关键领域的妥协有限,将大概率跌入“修昔底德陷阱”。

宋伟教授首先强调美国对中国的定位是“唯一有能力成为美国对手的国家”,这将对中国带来很大的压力。尽管拜登政府的盟友战略已经有所成效,但其对华施压的效果仍有待考察。拜登政府在报告中反复强调外交手段的重要性,但在敏感问题领域外交手段难以奏效。作为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观外交将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及全球安全形势产生重大影响。但是,美国通过军事手段对华施压的可能性降低。最后宋伟强调,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中美高科技竞争激烈、美国会通过WTO改革、供应链调整等方面同中国竞争。

左希迎副教授对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进行了盘点。他认为,在《过渡时期的国家安全战略纲要》中,拜登政府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出了问题,同时面临中国前所未有的挑战。对此,拜登政府希望以重振民主为基点,重新界定美国政府跟市场的边界,通过大政府来管控自由市场的过度行为,改善工人和家庭的境地,依靠重振美国中产阶级,最终重建美国民主制度。然而,这份报告的战略基础比较薄弱,内容多有自相矛盾之处,在原则与手段上也存在冲突。

李晨副教授认为,拜登团队在战略规划方面具有优势,推出安全战略时不我待;与此同时,这份报告也是两届政府在战略理念和优先议程上的过渡。随后,李晨提出这份报告的历史纵深感,拜登政府已经认识到对美国正面临“75年未有之大变局”,抱残守缺没有出路,新一轮战略观念创新呼之欲出。同时,相比二十世纪美国国内发展为国际战略提供的有力保障,当下美国面临的内忧外患,使其维持超级大国的全球战略只能负重前行。具体到军事战略方面,在资源限制和外交优先的背景下,不仅难以扩充军队规模,而且需要加入淘汰老旧装备来保证日常战备和体系升级。因此,拜登政府只能调整全球战略布局,进一步聚焦印太,尤其是中国。最后,李晨指出未来中美竞合已成定局,中国只有长线中做好自己方能应对。

吴日强副教授针对拜登政府的军控政策进行了分析。美国在对朝问题中有可能以稳定优先,短期内接受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实;在对俄问题上会继续推进核武器谈判,但传统的基于条约的军控模式在未来几乎难以成行;在对华问题上,美国希望实现“稳定、透明、可预测”的目标。具体到中国应对措施而言,中国应更积极地准备同美谈判以谋求对华有利地位。

许嫣然的主持下,在自由讨论环节,各位老师与同学们就拜登安全战略特点、网络安全问题、华为在中美竞合中的地位、少数族裔政治地位变化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最后,李晨对会议进行了总结,再次感谢各位师生的参与,并指出未来将进一步发挥高校国际问题研究平台的优势,围绕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涉及的重大问题从学理方面进行更加持续和深入的讨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