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速递
“国·政”大讲堂 | 文安立教授访问国际关系学院并发表演讲
来源:人大国关学

2019320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美国与东亚关系讲席教授文安立(Odd Arne Westad)应邀访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与院长杨光斌教授进行座谈,并在“国·政”大讲堂做题为“冷战教训对当今大国的启示”的演讲。

 文安立教授首先明确指出,当前大国关系并未处于“新冷战”状态,但复杂程度让人不能掉以轻心。当前国际格局与冷战的区别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当前国际体系并未出现两极格局。第二,大国之间的意识形态较量远未达到冷战时期的烈度。第三,当前大国之间的核态势并未处在冷战时期相互毁灭的边缘。

 

文安立教授进一步分析了当前大国竞争的主要特点。一是大国在地缘政治中采取的手段趋于强硬。二是对美国而言,中俄带来的挑战不同。俄罗斯仍然处于衰落中,在一些问题上采取阻碍行为,但不构成长期威胁。与之相反的是,美国把崛起的中国视为长期威胁。中国当前很多行为是崛起国自然的行为,但应注意把握节奏。美国当前对华观念一方面夸大了中国崛起的影响,另一方面忽视了美国内部问题才是削弱美国实力地位的首要因素。需要注意的是,当前美国对华消极印象接近于中美关系正常化之前的程度。“中国威胁论”已经从过去的只言片语发展成为理论体系,而且影响范围将超越特朗普政府,新一批总统候选人将对中国保持强硬。

 文安立教授认为,冷战能够给当今大国关系提供四方面的经验教训。第一,对话和直接沟通是竞争管控的首要途径。当今大国应该通过增加对话来加强竞争行为管控,尤其是探讨如何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不同局面。第二,当今大国需要加强军备控制。相比于冷战中后期,当前中美之间缺乏军控对话与机制。在新技术不断运用于军事领域的背景下,军控机制的重要性进一步上升。由于新兴技术难以把握,军控对话应从常规力量着手。第三,当今大国应该明确和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崛起国对核心利益的定位会有一个变动的过程,但双方都需要限定核心利益。冷战时期,美苏在欧洲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例如美国对1956年的东欧动荡保持克制,冷战时期苏联对西方世界同样如此。第四,当今大国必须积极通过协调与合作来管控和化解地区冲突。冷战时期最危险的古巴导弹危机源于美苏双方对古巴革命做出的不同反应。当前,中国周边存在多个安全热点,中美亟需加强协调与合作。

 

我院时殷弘教授对文安立教授的演讲进行了评论。时殷弘教授赞同文安立教授的整体分析,也指出不应忽视当前大国关系中的地缘竞争、军备竞赛和意识形态竞争和冷战存在局部相似性。冷战时期,美苏集团之间的力量分配长期僵持,而当前中美之间存在权力转移。此外,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应超出冷战范畴,重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大国关系的经验教训,以及有关大国从后冷战时代的国际关系中得出的经验和教训。

 本次讲座由我院李晨老师主持。来自北京大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交学院、国防大学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与人民大学和其他高校的本、硕、博学生和留学生100余人参加讲座,并与文安立教授就核心利益的定义、中美竞争、亚太安全问题进行交流探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