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政评论
杨光斌 | 什么是好的政治秩序? 好的政治秩序从何而来?
来源:人大国关学

什么是好的政治秩序?

好的政治秩序从何而来?

我想给大家讲两点,第一什么是好的政治秩序,第二好的政治秩序是怎么来的。


在讲两个问题之前谈一点人生感受。我是1988年开始教书。我记得1990年美国教授到人民大学开始办西方政治学、国际关系理论培训班,开座谈会时大概有4、5个美国教授,每个教授都是趾高气扬,其中有一个教授说"我们赢了",盛气凌人。我当时很年轻也无言以对。


1992年我第一次出国,晚上10点抵达希思罗机场,当时看到整个伦敦一大片灯火辉煌,当时的北京还是黑灯瞎火。什么意思呢?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经济上的落后,那时候上大学的人都会把落后归咎于文化不行、制度不行。现在的50后、60后,甚至包括70后开始上大学,其实都是有一个需要再自我认识的过程。


前段时间我们开了一个研讨会叫"超越80年代"。80年代是一个思想解放的年代,也是一个否定中国的年代,是非常激进的年代,那是一个启蒙的年代。我认为思想界很多人的思想水平还停留在80年代关于中国的认识。80年代启蒙毫无疑问是非常典型的西方中心主义,用古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来看待中国。我们总结,理论是特定国家特定历史、特定经验的产物,任何理论都是地方知识。因此用这个地方知识看中国的发展,觉得中国错了,但事实上中国可能走对了。走到今天,事实上证明,理论上所解释不通的,恰恰是中国正确的地方。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反思,10年前像我们开始谈中国模式、中国道路的时候,思想界、同行认为你是左的,今天反思已经成为一个主流。这番感慨就当作今天讲话的一个开场白。


那么,什么是好秩序?首先我们进入了现代政治,现代政治一个非常突出的要素就是大众民主,这个时代就是民主政治的时代。不管你叫什么民主,选举民主、参与民主、协商民主,互联网民主都行。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是一个民主政治的时代,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但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和西方国家,有民主以后没有权威,没有集中,一个国家就没有方向,就做不成事,最后是无效治理。


现代政治的第二个要素,就是秩序和权威。大众民主是100多年来的事,人类生存几千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最宝贵的经验就是秩序和权威,这是所有人类走到今天一个最基本的法则。因此一方面,我们要有民主,另一方面要有权威,否则民主就会变成脱缰的野马。但无论是民主还是权威都可能滥用权力,民主滥用权力就是暴民政治,权威滥用民主就是专制。因此制约权威和民主需要法治,法制不单单是约束政府的,也是来约束社会和民主的。因此一个好的政治秩序,肯定是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我认为我们找到了这一点,中国目前的体制总体上来说,可能法治还稍微弱一点,但总体上朝着动态平衡走。


1989年以后,上世纪90年代,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哈佛大学到加利福尼亚大学,研究的共同问题是中国何时崩溃。但中国一些人今天开始谈相反的问题,美国什么时候解体。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而不是开玩笑。这就是说,好秩序是什么?因为他们可能有民主也有法治,但就是没有权威,没有方向,所以福山给美国的定性就是否决性政府,是"政治衰朽",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好秩序是怎么来的?首先是"自发"秩序。从工业革命以来,从英国和美国开始,自发秩序首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带来了财富。市场经济带来财富的同时,第二步带来了社会结构的分化,穷人、富人,这是第二步的逻辑。第三步的逻辑,社会结构的分化带来了政党制度,阶级政党、富人的政党、穷人的政党。第四步逻辑是代议制民主,虽然代议制的历史很悠久了。但依靠财富来分配权力,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不平等的寡头政治。比如说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大众民主有,可是它的政治体制是奴隶制经济时代建立起来的一个贵族政治。


按照所谓的"自发"秩序,人们必然会处于不平等的状态。现在很多人提"中等收入陷阱"。在我看来,即使有"中等收入陷阱",也是因为所谓的"自发"秩序导致的,原因就在于政府不能作为。这是最根本的。


另外一条秩序是"人为"秩序,比如中国历史上的礼法秩序。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第二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带来了财富的分化、社会结构的分化。第三步不一样了,社会结构分化不能搞多党制,不能说马云有钱就组成"马云党"。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是一个有为的政党,是有为政治、强政治,因此就可能做到以人民为主体,以人民为中心这样一个发展理念。


可以看到全世界经过第三波民主化,再到第四波民主化即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变成美国式政治制度了,变成"自发"秩序了,结果怎么样呢?


我们一定要清醒,发展并非一路向前的,大历史不用说了,这一百年,南美20世纪的前二三十年,有几个国家的收入比当时的比利时都高,现在不行了,这是一个"逆发展"。南欧四国近些年被戏称为"笨猪四国",这也是逆发展。中国未来即便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了,要有好秩序,还是要靠权威、民主、法治来保证发展的成果。


中国每次党代会都是一个分水岭、一个里程碑。发展理念上过去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几年不太提了,就是新发展理念。我想十九大以后会更加明确地强调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这个很重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能导致社会不公的问题,少数人受益的问题,而以人民为中心就是一个最大公约数的问题,发展成果共享的问题。我相信世界走到今天,中国人的文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会更强,可是我们还缺理论自信。相对于中国的科学界、企业界、文学艺术界,中国的社会科学界真是愧对中国的发展,没有能力建构解释中国发展的理论,很多人反而还在用过时的理论看待中国,这个领域未来应该是着力要强调的。谢谢!



来源:人大重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