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2012—2013政治学学术共同体活动之二:“黑格尔的国家观”

发表于 2012-12-27

   2012年12月19日,政治学系师生于明德国际楼813会议室举行了以“黑格尔的国家观”为主题的学术共同体讨论会。本次讨论会上,政治学系青年教师丁凡博士就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国家思想做了一次精彩的学术演讲,启发了与会师生的思考,并引起了大家深入热烈的讨论。
       丁凡博士认为黑格尔其去世之后湮没无闻的原因有二:一是几乎无人能理解黑格尔的思想,二是在政治上黑格尔的思想在政治上是对当时时代潮流的“反动”。黑格尔对古典乃至近代的政体理论进行了全面批判,他将国家当作神物看待,认为他所设想的君主立宪制国家乃是唯一合理的政体。随后丁凡介绍了黑格尔关于政治制度的具体理论,黑格尔将政治制度分为对内和对外两个方面。对内方面,黑格尔将国家权力分为君权、立法权和行政权,但黑格尔的三权分立说与洛克、孟德斯鸠等思想家的学说很不一样。在黑格尔那里,三权分立而又三位一体,并最终统摄于按血统世袭的君主。对外方面,黑格尔的国际政治思想反对康德主张的世界联盟,认为战争具有必然性,且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但必须对其加以限制。丁凡认为要看清黑格尔的思想,要跳出现代各种“主义”的视野,去理解黑格尔的伦理国家究竟是什么。总体而言,伦理国家是按礼法生活的政治共同体,所有人对日用伦常而不知的礼法都采取毫不保留的服从态度。这样的伦理共同体存在于古代希腊,但在安提戈涅的悲剧中,通过家法(下界神的法)对国法的反叛,伦理国家走向灭亡,于是产生了各种个体主义的思想。在黑格尔看来,除非重新接受国家,否则人就会陷入永久的苦闷。为了重建伦理国家,黑格尔要置换古希腊政教的根基,使城邦成为神物,使礼法成为神法。为了实现这一目的,黑格尔借助基督教《圣经》新约作为政教的资源,将原本反政治的基督教改造为一种政治宗教。
       丁凡认为,黑格尔的国家观既对我们今天的政治现实有启示意义,同时自身也存在着问题,值得我们进行反思。与会师生就黑格尔与霍布斯国家观的联系与差异、黑格尔思想与中国传统的联系、黑格尔如何处理伦理共同体的更高目的,以及思想史研究怎样关切现实等问题对主讲人发问,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