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与亚洲”讲座举办

发表于 2017-05-27

   2017年5月18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美国与亚洲关系讲席教授、《剑桥冷战史》主编文安立(Odd Arne Westad)应邀来访并做题为“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与亚洲”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


文安立教授指出,特朗普的胜选和执政,折射出财富与权力由西方向东方转移的大背景。这一转移的趋势是相对的,并不意味着东方变富的同时,西方愈发贫困。美国的地位有所下降,但并未衰落。衰落与否不决定民众的切身感受。因为机会减少,日常生活改善有限,民众感到焦虑。西方国家政府有必要做出回应,改善民生。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提出“美国优先”,并在执政后一个时期内,会重视落实大选时提出的相关理念。


 
文安立教授认为,在研究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关系的历史经验时,要避免过度简化。“修昔底德陷阱”引发广泛关注,但雅典和斯巴达的关系更加复杂,双方的政治理念,对于利益的定义都不同,而且拥有各自的同盟体系。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源与双方同盟体系之间的斗争,对于武力话语的强调有密切的联系。冷战起源时期的美苏关系,与雅典和斯巴达的关系也不相同。美苏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同时崛起为超级大国;美国并不是守成国,而和苏联一样,是当时国际体系的革命者。美苏两国都希望根据自身的理念重塑世界,是引发双方对抗的重要因素。双方在对抗的过程中,也逐渐学会了管控竞争和共处。
 
文安立教授强调,中美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但发展成为美苏之间的全球竞争的可能性较小,主要集中于东亚。特朗普在大选中强调的中美贸易等分歧,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中美双方需要高度重视朝鲜半岛、东海和南海问题带来的挑战。特朗普政府把握朝鲜半岛问题作为首要挑战,但中国对于形势有着较为准确的认知,有关各方应该正视问题的解决将是一个复杂和长期的过程,为此积极寻求合作与协调。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应该鼓励争议各方之间直接谈判。在东海问题上,中日关系的改善将有利于抵消美国的影响力。
 
文安立教授最后指出,权力转移的速度和战争观念对于东亚和平稳定有较大影响。渐进性的权力转移有利于避免冲突和大国关系的调整,而快速权力转移将增加避免冲突的难度。同时,东亚的长期和平也使民众缺乏战争经验,对于战争的设想容易出现偏差。为了维护东亚的稳定与繁荣,各国决策者都有责任发挥领导力,舆论则需要树立正确的战争观。
                    
讲座结束后,文安立教授就亚太安全、历史研究、中国外交等问题与参会师生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本次讲座由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李晨老师主持。来自人民大学相关院系的师生,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在京高校和科研机构的教研人员和学生参与了讲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