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学院举行2017年迎新大会

发表于 2017-09-10

  

2017年9月9日下午6时,学院2017年迎新大会在公共教学三楼3201教室举行。院长杨光斌教授、党委书记兼副院长牛彤副教授、副院长方长平教授、黄大慧教授、翟东升副教授等学院领导班子成员,学院各系所负责人、各科室工作人员,各新生班班主任及全体本硕博新生及部分学生家长参加了此次大会。大会由学院党委副书记蔡立庆老师主持。

学院教师代表时殷弘教授首先致辞。时老师从六个方面介绍了国际关系学院的基本成就和学术发展面貌,详细说明了学院的学科研究优势及学术成果,鼓励新同学努力学习。

在校生代表,2014级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本科生朱垒代表在校生发言欢迎2017级新同学。郑安琪同学、张笑尘同学、意大利留学生毛毅鹏同学、荣华中先生分别代表本科新生、研究生新生、国际留学生、新生家长依次发言。

最后,学院院长杨光斌教授讲话。杨老师代表学院对2017级新生表示热烈的欢迎,并从当前世界格局的大变化出发分析了国际关系、政治学、外交学等政治学学科的广阔前景。在讲话中杨老师强调新同学要尽快完成角色转变,能够在大学里成为一个真正的君子,一个优秀的公民,努力学习,刻苦钻研,能拥有一个良好的人文社会科学一体化的知识修养。

今年我院报到新生共计358人,其中,本科生125人(含双培生14人),硕士研究生106人,博士研究生37人,国际留学生90人。



附:院长杨光斌教授致辞全文


                                         院长杨光斌教授在学院2017年迎新大会上的讲话

各位新同学、各位家长、各位同事,大家晚上好:

今天是你们的“Big Day”,是一个大日子,凯撒大帝说:“I see, I come, I conquer.”——我看见了,我来了,我征服了。改变一下就是“You see, you come, you conquer.”

我在和同事说,能考上人大本科,这样的人我很佩服,打心底里尊重,因为我自己考不上人大本科。当年考试的时候,汉语拼音5分我一分都没有拿到,因为我们的语文老师不说普通话,当时山区地区的基础教育更谈不上,没有做过物理实验化学实验,所以我根本不可能考上人大这样的大学。

放眼望去,看看新生的性别分布,毛主席的话得修正,他老人家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是我们的本科同学70%是女生,我们的天现在是靠女生撑起来了。大学课堂上男女生的比例正是衡量一个国家现代性的重要指标,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赶上来了,我们甚至已经进入后现代了;衡量一个国家现代化程度和强弱程度的第二个重要指标是大学课堂上外国学生的比例,我们有九十多外国学生,与美国比还有差距。在美国课堂上,外国学生数量比美国人多,今天我们正在接近这个指标,也就是说外国学生的数量正在慢慢地赶上中国学生。我们会努力,中国会有那么一天。

——你为什么而来?

为什么来到国关学院?你们来的生逢其时。简单说来,世界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1900年到1980年,西方国家占世界制造业总额的90%,非西方国家包括中国只有10%,到了今天非西方国家包括中国已经超过55%,这是一个世纪大转变,变天了。

衡量一个国家强弱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制造业,是高楼大厦,也即经济发达程度。我第一次出国的时候,那是1992年,飞机即将着陆的时候,我看傻了,整个伦敦城灯火通明,而那时候的北京却是黑灯瞎火,那就是给人的一种直观的震撼——西方发达,中国落后,而由此也带来了思想上的碰撞、制度上的碰撞,你所有的经济落后,都是因为你制度上的落后、文化上的落后。

但是二十年、三十年以后,所谓的“好制度”在西方,在他们内部都出了大问题,像美国出了个特朗普,这个让我们所有人都很意外的特朗普出现了,英国居然脱欧公投成功,这是他们的一个大麻烦。在非西方国家,我们看到非洲、中东、欧洲的乌克兰等等,也都出现了大麻烦,都是因为移植了所谓的“好制度”。

有比较才有鉴别,无论是国家的自信还是自卑,都来自于比较。我们国内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比较而言,我们还有自信。这就是说,世界已经变了,世界秩序正在重组。而中国在这个时期发挥着什么作用呢?比如说“一带一路”倡议,比如说亚投行,比如说金砖国家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等。我们在慢慢地做大,我们在参与制定新的游戏规则,所以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在变动中的世界秩序中,我们国际关系学院能做些什么?我觉得时殷弘教授说得特别好,不重复了。首先,我们国际关系学院在学科建制上是“三系两所”,国际政治系、外交学系、政治学系、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所、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我们这个政治学科,首先它有顶尖的学术影响力,从官方数据上来说,我们的评估历年都是第一,和北大、复旦并列第一。此外,我们学院还有相应的思想影响力、政策影响力、社会影响力。换句话说,我们老师的研究成果,可能直接变成官方理论和官方政策的材料,对社会民众产生一个舆论导向作用,这都是看得见的。

因此,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熟悉国际事务的人才,比如我们就是缺熟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知识的专才,不了解他们的社会经济制度因而决策错误,所以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十年前,你要说人民大学什么专业分最高,可能算不上我们学院,今年在很多省份肯定不是这样的,过去所谓的一些热门专业肯定没有国关的录取分高了。这就是国家的变化所影响的人们的价值追求也在变。

——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从你们到人民大学这天起,你们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从“私民”变为“公民”。“私”就是说,你们大学之前,生活的圈子,虽然从幼儿园就开始叫你们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新中国,但是你们生活的核心圈子还是你们的家庭,你更多的讲的还是尊老爱幼、孝敬长辈这些“私德”。今天进了人民大学之后,离开你们的父母,你们将和同学生活在一块,和老师见得多,开始更多地关注乃至参与公共事务,你们开始过公共生活,费孝通所说的“差序格局”慢慢地对你们没那么重要了。换句话说,进入大学,相对于“小学”的“大学”是什么呢?“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也就是说,“大学”都是十五、六岁以后,获得素质教育,懂道理,培养一个新的人格的人才,达到一个最高的境界。

这其实是对“君子”的要求。什么是君子?孔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就是说你既要有质朴的情怀,又要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这才叫君子。君子爱仁,就是说你成了君子意义上的新民即公民,要做到仁爱爱人,这是我们儒家文化的精义。那么仁爱的对象是谁?我们现在很多家庭越来越好,很多孩子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自己爱干嘛干嘛,音乐放的大大的也没人管你。但今天不一样,你住在宿舍,就必须照顾到同学的感受,比如说不能宿舍关灯以后还在玩游戏,这个不行。同样,你还要爱你的校园,爱护校园的卫生秩序,爱你的学院学校。今年我们院的谢逾豪同学在他毕业十周年之际给我们捐赠了二十个名额的助学金,这就是公民的仁爱之举。扩而大之说,仁爱还要爱国,爱国可不是空洞的。虽然我们是国际关系学院,我们会学习很多关于世界政治的知识,关于西方的知识,但是我们一定不要忘记了我们中国的历史知识、中国的文化知识,走上社会之后能够支撑你的还是关于本文明的历史文化的修养。

虽然我们会有不同的“专业”划分,那只是为了教学管理上的方便,就本科生来说,你不应该有任何狭隘的专业意识。政治学学科本身,无论是政治学理论、比较政治、国际关系、外交或是世界政治经济,它本身只是一种说法,是为了研究上的方便,学习知识应该是一体化的。一个研究者必须是兴趣导向、问题导向,研究某一个具体问题,不可能什么都研究,但学生的学习一定是通识的,不能做井底之蛙,不能做笼中之鸟。因此不单单要有政治学学科上的通识性,你还要有经济学的、哲学的、社会学的这些基本的知识。像我们时老师搞国际关系研究,但是就美国史而言,哪一个美国史教授比时老师更权威?这就是活生生的案例。如果没有一个人文社会科学一体化的知识修养,你想做更好的观察、更好的研究,很难。

我不同意有些说法,比如“追求学术的没有追求权术的多”,不,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很多人毕业以后都想当官,那时候想到大学教书的寥寥无几,因此那时候进大学的门槛特别低。但是今天,放眼望去我们这些年轻老师,都是博士,没有像样的研究成果,即使是海外的博士,他能来吗?也就是说追求学术的人越来越多了。当然我也不是说让所有人都去搞学术,职业有很多,你可以选择做学人、商人、政人、乃至自由人,但是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生,都应该让你成为一个有知识的人。

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源自“温馨国关”微信公众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