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第38期大金融思想沙龙:美国大选与美元加息

发表于 2017-01-04

  

 
2016年11月1日, 由中国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第38期“大金融思想沙龙:美国大选与美元加息”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顺利举行。本次参会的外方嘉宾有美国密苏里州原州长、美国中西部中国协会会长Bob Holden先生, 芝加哥美联储经济学家David Oppedah先生;中方学者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副局长魏本华,中国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丁一凡教授,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现代国际关系》主编王文峰先生。本次沙龙由中国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翟东升主持。


 
魏本华局长在致辞中表示,中美关系是当前国际社会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加州“庄园会晤”时提出了中美两国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两国要增强互信,加强合作,求同存异,共同致力于亚太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同时,他认为,中美两国还要加强文化层面的交流,促进中美留学活动。讲到美国大选,他表示,不管谁当选,中美交流合作的趋势不会变,两国将继续通力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


 
Bob Holden先生对他所在的美中中西部协会做了介绍,指出过去几十年美中中西部协会在加强中美关系友好关系特别是在教育、文化、商业、环境等领域所做的努力和成就。他表示,美国中西部12州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加强该地区与中国的合作不仅关乎双方利益,对整个中美关系来说也至关重要。此外,他还强调了文化交流的重要性,鼓励中国学生去美国中西部交流学习,鼓励两国学生加强了解。他特别提到了他任职美中中西部协会期间建立了中西部第一所孔子学院,充分肯定了孔子学院等学术机构在促进商业合作和文化交流方面的关键作用。他表示,中美双方应努力达成共识,共同促进合作共赢的双边关系。

谈到美国总统大选,Holden首先对美国的选票制度作了介绍,尤其对选举人团制度作了说明。他表示,从目前选票来看,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很有可能拿到多数的(270张)选举人票从而赢得大选。他指出,近年来美国有色族裔人口上升,已成为美国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同时,美国文化相比建国初期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白人男性决定权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冲击,比如女性社会地位的提升以及LGBT群体的权益运动。而这种变化对本次大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得决策者更多关注教育、儿童和公共服务领域。Holden认为,希拉里是一位有资质有能力的领导人,积极解决问题,愿意听取他人意见,具备当选总统的能力。他表示,不管最终谁当选,都希望人们之间能重新建立信任和理解。而对于中美关系而言,合作和交流永远是主题,在新科技和互联网发展突飞猛进的时代,两国的年轻人要抓住机遇,努力学习对方的语言和文化,两国政府则要创造条件,帮助年轻人了解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金灿荣教授对Holden先生的发言作了评论。首先,他对美国中西部中国协会所做的成就表示赞赏,同意两国应努力加强文化交流。随之,针对美国大选,金教授也发表了个人观点,并提出了一些问题。他指出,特朗普尽管目前选票落后,但在美国国内获得了不少的支持,在中国的社交网站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因此他认为,即便希拉里最终能赢得大选,特朗普的影响也会继续。谈到美国经济,他指出,目前美国经济受到了华尔街金融圈的挟持,奥巴马总统有意将美国制造业拉回国内而收效甚微。美国社会在政治和经济上经历着一系列的分化,主要原因在于传统美国社会的主干力量中产阶级正在缩减。要维持一个良好稳定的社会,一个壮大的中产阶级必不可少。
 
Holden先生对金教授的评论也作出了回应。他表示,美国制造业已经出走,想收回来已经不可能,必须依靠科技的发展引导年轻人往其他行业就业。针对失业问题,应加大在教育和基础设施上的投资,提高社会保障服务,实行医疗改革。他指出,科技、创新、全球化势不可挡,政府应该努力保住中产阶级,让中产融入全球经济。他希望决策者能做出正确选择,将美国引向繁荣。同时他表示,中国应该借鉴美国发展的经验和教训,一个繁荣的中国是全球经济的有力支撑,中国发展得好,对美国也有利。
 

 
王文峰教授同意Holden的观点,认为在变化加剧的世界里,年轻人应该加强交流,互相理解,提升竞争力。同时,从短期和长期两个角度,王教授对中美关系、美国未来和全球化等议题提出了疑问。针对王教授的提问,Holden表示,如今的国际局势已经和过去20年不同,美国不再恐惧中国,不再把中国崛起视为威胁。他以美国中西部发展经验为例,表示外部冲击不一定是坏事,也可能是机遇,一个国家和地区要发展得好,必须抱着开放和融合的态度,要善于抓住机遇,学习外界经验。
 

 
David Oppedahl先生以“美国经济与未来加息可能”为题发表了演讲。他谈到,是否加息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失业率,一个是通胀率。只有当失业率较低,同时通胀率稳定的情况下,加息才有可能。目前官方宣布的通胀目标是2%,失业率则没有明确目标。而要想达到这两项,经济增长是关键。他指出,08年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的通胀率持续走低,经济增长低迷。而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编制的金融状况指数显示,金融状况目前十分乐观。他指出,08年经济危机期间,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为经济注入流动性是必要的举措,有助于收支平衡。从2009年到2015年,利率一直接近零,直到去年12月,才开始加息。本周FOMC的会议将会对一系列数据进行分析,他认为也许再次加息的时机已经到来。同时他指出,虽然很多人认为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前美联储不会有所行动,但只要市场条件允许,美联储下周决定加息不是不可能。今年九月的FOMC会议报告预测,目前低于1%左右的通胀率在短期内将会上升,很可能达到2%的目标。
 
至于就业,他表示,去年新增就业240万,但工资并没有随着失业率的下降而上升,主要原因在于 劳动生产力一直处于低位,而根本原因在于投资疲软。从今年第二季度的GDP数据来看,消费依然强劲,但投资处于负增长。另外,房产市场低迷;尽管按揭利率持续走低,但由于很多人不符合贷款要求,因此并未刺激购房需求。加之美元强劲,对出口造成了一定冲击。
 
他表示目前还不能对加息做出具体判断。但根据FOMC内部大部分成员的共识,利率应该长期保持在3%及以下。他本人认为加息的过程不宜过急,应该保持平缓。从长期来看,美国经济表现总体乐观,将保持2%的增长率。
 

 
魏本华局长对Oppedahl先生的演讲进行了评论。他指出,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其经济表现及货币政策都将在全局范围内引起外溢效应。从过去经验来看,美国每次加息都会导致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动荡,引发新兴经济体资本外逃,金融市场波动等问题。因此,美联储制定政策时,应该将新兴经济体的利益至于考虑范围之内。此外,他指出,根据IMF预测,美国今年增长率1.6%,明年1.8%,直到2019年才能恢复2%的正常水平。因此他认为,目前不是美联储加息的时机。此外,他特别提出,美元走强,而美国经济增长并不强劲,很可能会给市场释放错误信号,外界会担心人民币持续贬值,从而对人民币失去信心。

他表示,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新常态下的经济结构更加优化,更注重环境保护和社会福利,中长期来看,情况乐观。至于人民币汇率的短期浮动,则是正常现象,应该让市场来决定汇率。此外,他指出,中国离美国仍存在很大的发展差距。人民币加入SDR后,利好的效果正在产生,但人民币的使用仍没有想象中强劲,不构成美元对手。中国的人均GDP排名仍然靠后,中国的崛起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丁一凡教授针对投资曲线下行、利率对债券收益的影响以及欧美日的政策分化提出了几点看法。并针对美政府对中国汇率政策的看法,以及本次大选对金融市场的可能影响进行了提问。

就丁教授的提问,Oppedahl回应道,世界经济融合脚步加快,各国制定政策应尽量避免负面冲击。FOMC制定货币政策也会更佳谨慎。从目前来看,负利率并没有达到促进投资的效果,因为利率不是影响投资的唯一因素。此外,各国货币政策的分化问题值得关注,就美国而言,不存在实行零利率的极端情况。Oppedahl表示,希望各国在政策制定上加强沟和了解,尽量减少政策分歧。
在随后的讨论环节,现场观众就美国大选、美元走势等问题与嘉宾进行了互动。
------分隔线----------------------------